江阴要塞起义胜利之密钥——《沿江驻军防务分配图》档案揭秘
2021-04-22 来源: 中国档案报 【字体:   打印

   

  1954年,在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电影《渡江侦察记》中,由著名演员孙道临饰演的李连长与剧中的吴老贵、周长喜等人历尽千难万险,取得国民党军队江防工事图,助我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渡江南下的故事,给广大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实中,江苏省档案馆保存有一份江防图——《沿江驻军防务分配图》,从图示上的地名看,该图是国民党军队从江苏张家港到江阴黄田港段的防务图,著名的江阴要塞即在此图内。然而,《沿江驻军防务分配图》与江阴要塞起义有什么关系呢?它又对渡江战役有怎样的意义呢?

   

  《沿江驻军防务分配图》 江苏省档案馆藏

  国民党苦心经营江防天险

  江阴要塞矗立在黄山之巅,处于长江下游江面最窄、水流最急的地方,既是由海入江的“咽喉”,又是南北交通的要道,背靠京沪铁路,素有“江防门户”之称,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国民党军队重点布防的据点。解放战争三大战役后,精锐部队损失殆尽的蒋介石并不甘心,一面抛出“和谈”阴谋作为缓兵之计,一面拼命拼凑残余军力,从湖北宜昌至上海间部署了1800余公里的长江防线,企图作最后挣扎。渡江战役前,江阴要塞国民党守军建制达到空前规模,由炮兵总台、一个游动炮兵团、一个守备总队和一个工兵营组成,要塞总兵力有7000人,相当于一个军的建制。炮兵总台相当于一个重炮台,下辖3个大炮台,配备德制、美制重炮40多门和小口径直射大炮18门;游动炮兵团下辖3个营,配备五七战防炮36门;守备总队相当于一个加强步兵团,下辖3个大队,兵力有3000多人。要塞左右两翼还有国民党123军和23军,另有一个机动兵团、一个军驻扎在丹阳,距江阴只有几十公里,随时可以增援。汤恩伯就任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后,仅1949年1月到4月,就3次到江阴要塞视察,部署长江防御。4月17日,京沪杭警备副总司令李延年偕同两位美军顾问视察江阴江防后,踌躇满志地认为:“长江真是天险,江阴要塞真是要塞!……共军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过来。”

  秘密战线的斗智斗勇 

   

  1949年5月1日,《苏北日报》刊发“国民党江阴要塞官兵战场起义”的消息。 江苏省档案馆藏

  1949年4月21日,江阴要塞起义成功,撕开了国民党长江防线,在解放战争史上写下辉煌一页。在江苏省档案馆馆藏红色革命报刊《新华日报》《苏北日报》《大众日报》中,都报道了“国民党江阴要塞官兵战场起义”的消息。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的电视剧《江阴要塞》,讲述了以唐秉琳、唐秉煜(唐氏二兄弟均为黄埔军校第十期学员)、武广仁(其原型为吴广文,唐秉琳的姨表兄,曾任国民党国防部第一厅上校参谋)等为首的中共地下党员与要塞的国民党军统特务斗智斗勇、生死较量的故事,艺术地再现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解放战争爆发前夕,唐秉琳、唐秉煜兄弟二人用暗语给其大哥唐君照(时任中共华中五地委组织部部长)写了一封信:“我们在外跑单帮,小本经营蚀了本,做生意很难,希望回家做生意。”表达了他们希望回苏北根据地工作的愿望。时任中共江淮区党委书记、江淮军区政委曹荻秋认为他们留在白区比回苏北根据地更起作用,所以要求他们继续潜伏。就这样,唐氏兄弟一直留在国民党内部,唐秉煜官至国民党国防部第三厅上尉参谋,唐秉琳进入江阴要塞,先是任要塞上校守备总队长,最后升至炮台总台长。要塞第二任司令戴戎光与唐氏兄弟是苏北同乡兼有世交关系,为感谢唐秉煜在为他谋取江阴要塞这个肥缺中施以援手,专门报请国民党国防部,委之以要塞工兵营长(挂任)。吴广文和王德容都是戴戎光在陆军总部同事,因看不惯戴的为人不愿与其共事,但在唐秉琳的争取下,先后来到要塞工作,并与唐秉琳、唐秉煜一起成为中共地下党员。经过一番运作,吴广文升任要塞守备总队长,王德容升任游动炮兵团长,加上唐秉琳的炮台总台长,江阴要塞的三支主要部队都在中共地下党的直接控制之下,戴戎光基本被架空。截至渡江战役前,江阴要塞一共发展了10名中共地下党员。

  起义胜利之钥的密径

   

  1949年4月20日午夜,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在西起江西九江东北的湖口、东至江苏江阴的500公里战线上强渡长江。

  江阴要塞起义之所以能够成功,策反和情报工作起到了关键作用。江阴要塞的策反工作先后由中共华中五地委、苏北军区党委、华中工委领导。1947年初春,华中五地委派中共建阳县上冈区区委委员、副区长唐坚华(唐氏兄弟的堂侄)担任政治交通员到达江阴,与唐秉琳建立联系。1947年底,唐仲衡(唐氏兄弟的堂兄)又以“逃亡地主”身份在江阴城里设立了中共地下联络站。1948年5月10日,华中工委为加强对苏南及长江两岸中共党组织的领导,决定建立专门工作机构——江南工作委员会,管文蔚任书记。同时,华中第一地委、二地委、九地委分别成立江南工作委员会。为保证与江阴要塞中共地下党的交通联系,陈丕显、管文蔚命令华中第一地委特别开辟一条秘密交通线,专门配备一名交通员翟汝生传递来往密件。在1948年6月,唐坚华被捕以后,华中工委又改派原九地委联络部的敌工干部吴铭接替唐坚华的工作。

  国民党在淮海战役遭到惨败后,全面封锁长江,严禁船只往来,违者一律格杀勿论,致使中共党组织的许多南北交通线被迫中断。为此,华中第一地委明确指示沙洲中共地下党迅速建立行之有效的交通线,以确保大江南北的联络沟通。沙洲中共地下党想方设法冲破敌人封锁,先后建立了护漕港、长山、双山三条交通线和两条机动交通线,保证了出入要塞的人员输送和情报传递工作。

  乘在国民党国防部工作之便,唐秉煜获取了不少重要军事情报,包括经蒋介石亲自批准的蒋军进行重点进攻时的《全国作战方案及部署》《以华东地区为主要战场的作战实施方案》《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和作战方案要图》以及《二线补充兵团的实施计划》等重要情报,都是由他亲自赶赴江阴,先后通过中共地下交通员唐坚华、唐仲衡及时送回苏北根据地的。《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和作战方案要图》更是唐秉煜在“1949年2月秘密回苏北向华中工委汇报工作时,直接面呈管文蔚同志的”。电视剧《江阴要塞》完整再现了唐秉煜只身过江送情报、要塞同志巧妙为其打掩护的故事。该剧的主要编剧之一朱强,就是唐秉煜的女婿。管文蔚在其回忆录(续编)中也记述了唐秉煜过江送情报一事。

  1949年3月中旬,为了加强对江阴要塞的策反工作,华中工委派公安处一科科长江华和华东局社会部情报科长王征明负责江阴要塞工作。

  《沿江驻军防务分配图》考证 

   

  我渡江突击队员冲上长江南岸

  《沿江驻军防务分配图》存放于江苏省档案馆的中共华中工委江南工委全宗档案中,幅面18厘米×40厘米,比例尺1∶50000,图上标注有巫山、长江、黄山、君山等,有张家港、巫山港、新河港、白沙港、鲥鱼港、黄田港等10多个长江沿岸港口,村镇、公路、伏地堡、哨棚碉堡等标记清晰可见,甚至标注有要塞守备总队所属各部队、要塞总台所属各台部等30余处要塞各部队的序列及其长官姓氏。标注地如此详尽,显然是只有要塞内部人员才能绘制出来的。

  据王征明回忆,1949年3月初,他从山东赶至淮阴,陈丕显、管文蔚直接向他交代了江阴要塞的策反任务,并专门指示,“防卫60里江面情况,要他们画详图,3月10日前送来”。

  关于“60里江面”,曹晋杰《管文蔚与江阴要塞起义》一文中也有提及:吴铭接替唐坚华以后,临去江阴之前,管文蔚要他“先去接关系,了解情况,把江阴30公里江面布防图画个详图带回来”。该文还提到,1948年12月初,吴铭到达江阴,“和唐仲衡接上了关系……先向唐仲衡一般地了解情况,而后和吴广文、唐秉煜、唐秉琳分别交换意见,分析敌人的动态及地下党的对策,而后回苏北向管文蔚报告”。

  吴铭这次去江阴有没有带回江防详图呢?据郭胜《吴铭同志在江阴要塞策反历险记》一文记载:“根据要塞的策反工作并没有因唐坚华被捕而受影响的情况,吴铭回到江北汇报工作。”唐秉煜也曾回忆:“吴铭回苏北汇报工作,近两个月未来……”这也是唐秉煜于1949年1月30日(大年初二)启程去苏北“立即向华中工委请示”的主要事项之一。根据上述情况判断,吴铭这次在江阴待的时间很短,在情况还不是很熟悉的情况下,根本没有时间和可能带回江防详图。

  吴铭再次去江阴,则是1949年3月1日。据吴铭3月20日给管文蔚的汇报信记载:“职于1日过江南去,因接洽船只、等候大潮顺风,故迟至15日晚北返,经新港来靖江。”吴铭在这封信中丝毫没有提及江防详图一事。

  张家港到黄田港33公里,正好符合“60里江面”一说,加之吴铭前两次往返江阴均没有带回江防详图的条件,基本可以推断,《沿江驻军防务分配图》送到江北应是在1949年3月下旬以后、大军渡江以前,而绘制完成时间应当在3月20日前后,绘制人就是潜伏在江阴要塞的有关中共地下党员,具体的绘制过程因为资料的匮乏和秘密情报工作的特殊性,尚不能详细考证。

  江苏省档案馆供稿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海口市档案馆”门户网站,进入非政府网站
是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