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交流】加强科技名人档案管理工作的思考
2021-12-31 09:10:00 来源: 中国档案杂志 【字体:   打印

  科技兴则民族兴,科技强则国家强。随着创新型国家建设走向深入,科学家群体的创新能力、科学家精神的弘扬越来越引起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2019年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指出,要高度重视“人民科学家”等功勋荣誉表彰奖励获得者的精神宣传,大力表彰科技界的民族英雄和国家脊梁。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要求要“弘扬科学家精神”,他特别强调指出,两院院士和广大科技工作者要发扬我国科技界追求真理、服务国家、造福人民的优良传统,勇担重任,勇攀高峰,当好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排头兵。

  《“十四五”全国档案事业发展规划》对“十四五”期间全国科研档案工作作出了部署,要求加强科研档案资源体系建设,提升科研档案共享和开发利用水平。作为与科研档案紧密关联的科技名人档案是科技名人的学术思想、社会成就和精神品质的承载,也反映了我国科技事业以及社会文明发展的光辉历程,具有重要的历史、知识、文化和经济价值,加强科技名人档案管理对推动科研档案管理水平在“十四五”期间跃上新台阶具有重要的意义。

  科技名人档案管理现状

  “名人档案”即科技名人全宗,是由不同时期、行业或领域的著名人物在其家庭活动、社会活动中形成的对国家、社会和个人有保存价值的各种文字、图表、声像等不同形式和载体的记录。我国建立名人档案的实践始于学习前苏联建立名人全宗的探索。20世纪上半叶前苏联在全宗理论的基础上形成了较为系统的个人全宗理论。在其影响下,1955年国家档案局开始收集党的历史档案,其中包括党的名人档案,开启了我国名人档案的收集工作。近年来,南京大学、上海医科大学先后开展了本校名人档案的收集工作,相关理论研究随之兴起,对高校名人档案的研究也成为我国科技名人建档研究的起源。

  纵观科技名人档案的发展历程,1985年上海老建筑保护专家娄承浩提出“建立科技界名人业务档案刻不容缓”,1986年上海医科大学初步尝试为该校的科技名人建档,其发布的《关于建立我校“科技名人档案”的通知》是科技名人档案第一次以专门术语形式出现,但当时并未对其进行概念界定,只是将工作内容指向高校或科研院所科研人员个人全宗的收集管理。1993年上海医科大学完成了《高等院校科技名人档案管理规范》的制定,然而该规范并未得到推广。2009年,由中国科协牵头,联合中组部、教育部、中国工程院等11部委共同实施的“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正式启动,视老科学家为共和国科技发展历史的“活档案”,在全国各行各业全力采集相关实物文献史料、音视频口述资料,统一规范著录、分类等技术标准,设立专门的“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库”,进行实体和数字双套管理,并借助网络平台对科技名人档案信息进行展示、开发和利用。该工程极大地推动了国内科技名人档案的研究进程。从研究现状来看,目前围绕科技名人档案的研究主题主要涉及:科技名人档案的采集、分类、编目、开发利用及知识管理的实践研究等,然而现有研究力量薄弱,研究总体数量较少,在中国知网上检索相关文献仅有30余篇,同时围绕科技名人建档的内容较单一,针对全宗关联及新技术应用上的探讨不多,在深度和宽度上仍具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从实践现状来看,现有科技名人档案工作存在三方面问题:一是开展不广泛、不深入,仅在小部分高校和科研单位中开展;二是重视不够,国家层面缺乏针对科技名人档案的相关的制度、统一的规范标准;三是存在管理不规范等情况,建档规模小,质量不高。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科技名人档案作用的有效发挥,尤其是随着国家对科技创新事业的关注,科技人才和知识资源的投入也会大大提高,人们势必会越来越关注“科技名人档案”的相关内容,有必要规范化、系统化地进行科技名人档案全宗管理。

  科技名人档案管理的意义

  一是记录科技名人成长过程,助力人才教育改革。科技名人档案客观详实地呈现了科技名人的毕生经历、重要节点和影响因素,科学规范地进行科技名人档案管理,不仅是对科学家的尊重,也是对人才成长的激励。一方面,维护了科学家个人历史地位和个人形象;另一方面,也有助于厘清科技名人及相关学术群体的演进规律研究,从而为国家的科技人才战略和教育改革提供依据。

  二是见证学科发展演变,推动科学传承创新。科技名人往往是某一领域、某一学科的领军人物甚至是开创性人物,他们的学术史往往是一个学科发展史的重要标志和缩影,促进科技名人档案全宗管理对后人继续相关研究起到参考与凭证作用,有助于推动科学的传承与发展。

  三是传承科学家精神,发挥科研档案的人文价值。科技名人档案是弘扬科学家精神文化、开展科普宣传的重要载体,它反映了求真务实、开拓创新、无私奉献、献身科学的宝贵精神品质,有助于这些精神的弘扬,营造科技创新氛围,为推进科技强国战略和建设创新型国家提供精神支撑。

  四是利用科研档案叙事,保存多样社会记忆。科技名人档案具有社会史和文化史的价值,从不同的侧面体现着某一时空范围下科技发展历史、社会变迁与经济面貌。加强科技名人档案全宗管理,一方面,丰富了档案种类与馆藏,优化国家档案资源结构;另一方面,借助科研档案保存科学记忆,构建起更为完整的社会记忆。

  在国家层面加强科技名人档案管理的建议

  一是加强国家层面规章制度和标准规范建设。由于人员的流动性,一个科技名人的档案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程度地分散于各类机构、社会组织、家庭或个人手中,需要通过统一的标准对分散在不同单位的文件材料进行统一管理。如上海医科大学制定的《高等院校科技名人档案管理规范》、中国科学院制定的《中国科学院著名人物档案建档规范》、北京理工大学制定的《北京理工大学人物类档案归档管理制度》等科技名人档案管理规范,为这些单位科技名人档案管理提供了统一标准,具有较强的指导性与可操作性,可供参考。

  二是建立多方协作的工作机制。科技名人通常在学习、工作、生活过程中时空跨度较大,档案保存的地点可能是科技名人所在地的档案机构、工作过的单位、机构、部门等,档案主题往往涉及多个学科,需要多部门开展通力合作、内外协调、掌握进度。建议设立科技名人档案合作制度,促进科技名人档案的相对集中。如山东科技大学的宋振骐院士档案建设项目,其成功之处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项目管理的成功运用。该项目由学校办公室牵头,将宋院士档案建设列入年度工作计划,以宋院士为中心,抽调档案馆、宣传部、宋院士所在院系相关骨干组建项目组,建立严格完善的管理流程和制度,制定项目任务书,包括项目计划目标、任务及考核指标等;围绕数字化采集、元数据著录及数据库建设规范等重点环节进行业务培训,以典型实物、专题口述资料为重点进行中期检查和结项验收。分工负责,合力共建,为保障建档质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三是设立科技名人建档的激励机制,鼓励家人、亲属等利益相关者积极捐赠、参与,在建档工作上扩大来源,力争全面记录。区别于其他名人档案,科技名人档案涵盖了科技名人在科学技术工作中产生的科技档案的内容,其学术性、专业性较强,载体形式多样(包括纸质、声像、实物等载体形式)。为了全方位反映科技名人的学术成长,应当开展全面调研,了解该名人家庭背景、求学历程、师承关系、工作经历、国内外学术交往中的关键人物、重大事件和重要节点等,了解相关档案的大体分布情况,实现档案与典型实物、口述资料等多样化载体互为印证、互为补充。

  各单位加强科技名人档案管理路径

  一是按全宗开展科技名人建档工作。即以人为单位,按人物全宗管理要求将与科技名人有关的档案进行集中,保持这些档案完整性和成套性。按全宗开展科技名人建档时要综合考量学科背景的继承、发展、交叉和融合等特点,设立同一学科承继关系背景下多个关系密切的科技名人档案联合全宗,形成学科发展视域下科技名人档案的有机整体。

  二是规范开展名人档案管理。科技名人档案与以科技人物的成长过程、家庭环境、社会变迁紧密关联的,会随着求学历程、科研活动的发展而变化。因此,科技名人档案的收集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补充完善,实现动态更新。如部分已退休的科技名人至今仍活跃在学术一线,其档案材料仍在不断形成。随着时间的推移,与该科技名人有关的新的档案线索会出现,其档案内容也要随之而不断补充。

  三是充分利用档案信息化技术加强科技名人档案资源整合共享和开发利用。分散性是科技名人档案的最大特点,这种分散性限制了其作用的发挥。做好科技名人档案工作,一方面,要充分利用档案信息化技术,以数字档案资源形式将分散的名人档案进行集中,按人物整合;另一方面,要通过共享利用信息化平台,加强科技名人档案信息的共享。同时要充分利用信息技术,加大数据挖掘、联机分析技术、智能检索技术和知识地图等技术应用力度,面向用户提供良好的科技名人档案资源服务。

  作者单位:国家档案局、中国人民大学档案学院

  文章来源:《中国档案》杂志2021年第12期




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海口市档案馆”门户网站,进入非政府网站
是否继续?